现在时间是:
    
当前位置:首 页 >> 影视评论>> 影视评论>> 文章列表

评《沉睡魔咒》:“坏女人”不再沉默

作者:云飞扬   发布时间:2014-07-08 20:41:22   浏览次数:144

   迪士尼公司以《冰雪奇缘》、《沉睡魔咒》为代表,表现出了颠覆型怀旧的姿态,这种姿态背后暗合着女性主义发展新阶段的时代氛围。王子的“真爱之吻”失效,女巫也不再是沉默的“坏女人”。她看着沉睡的公主,献出充满爱心的吻,公主醒了。女人不再依靠男人,也无需“等待男性拯救”,她们可以自己拯救自己,她们都不再沉默。

  迪斯尼终于还是开始翻拍经典,本以为翻拍是为了致敬,或许能在全球引发睡前故事的怀旧风潮。谁也没料到,它非但不致敬,反倒彻底颠覆,我们看到的都像是经典童话故事的前传、续集或者野史。“翻拍”是时下怀旧风潮的一部分,只不过怀旧的姿态各自选择。“怀旧”,最早源于希腊语的nostos和algia,前者有“返回家园”之意,后者表示一种痛苦的状态。Svetlana Boym在其著作《怀旧的未来》中将怀旧行为分成两大类:修复型怀旧和反思型怀旧。而迪士尼公司以《冰雪奇缘》、《沉睡魔咒》为代表,表现出了颠覆型怀旧的姿态,这种姿态背后暗合着女性主义发展新阶段的时代氛围。
  《沉睡魔咒》是导演罗伯特·斯托姆伯格的处女作,由好莱坞影后安吉丽娜·朱莉饰演女巫玛琳菲森。电影改编自1959年迪士尼老牌动画《睡美人》,那还是一个所谓纯洁的故事,纯得如同《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灰姑娘》。你绝对不忍心去伤害的美丽温柔的少女,最终在白马王子的深情一吻中苏醒,随后过上幸福、美满的生活。这是万千少女最早的情感启蒙读物,于是她们渴望成为公主,很多人还为此感染了“公主病”,即使被伤害也不放弃对王子的期待。
  偏偏《沉睡魔咒》是“颠覆型怀旧”,该片不再以“美丽温柔的少女”为主角,讲述一段纯洁浪漫的爱情。相反,它以女巫玛琳菲森为主角,刻画了传统观念中的“坏女人”形象,当然这个“坏女人”不同以往为了美貌和权位害人害己了。在传统的文艺作品尤其是童话故事中,女人无非两种——“好女人”(温柔、顺从、纯真、圣洁)和“坏女人”(暴力、嚣张、市侩、邪恶),或简称为“天使”与“恶魔”。白雪公主是天使、王后是恶魔,灰姑娘是好女人、继母及姐姐们是坏女人。这是女性主义者发现并批判的,因为女人的好坏完全由她们是否符合父权制社会的行为规范和价值观念来决定。只有接受父权制赋予她的性别角色的女人才是好女人,反之则是坏女人,甚至疯女人、怪胎。
  玛琳菲森的出场是纯洁、善良的,有着超强的能力,集中体现在她的翅膀上。导演解释说,“把你应用在超人角色上的一些惯例同样地用在这些角色上。同样的,也可以把它运用在故事情节里。或许正因为这样,一些好玩的、新奇的和有趣的东西就随之出现了。”“翅膀”和“超能力”其实是女性独立于男性的重要标志,然而她的纯洁、善良被男人(后来的国王)玷污,翅膀被砍下,那个夜晚的残忍和黎明前的凄惨叫声更像是被侮辱、被损害的女性反抗前的最痛心的宣言。“坏女人”并非生而就是,影片展示了“女人如何变坏”的过程,这在所有的经典童话故事中是匪夷所思的。
  女性主义者很久以前就意识到父权制向少女脑海中灌输的灰姑娘形象颇为有害,因为这种形象将女性气质等同于唯命是从,鼓励女性容忍家庭暴力,耐心等待男性去拯救,并且它还将婚姻视为“正确”行为的唯一理想回报。然而,白马王子的形象——要求男性充当富有的拯救者,担负起重任,让心上人永远幸福——对男性同样有害,因为它在宣扬一种信念 ,即男性必须成为不屈不挠的超物质提供者。
  塑造一个有良心的坏女人是远远不够的,让父权社会中的男人都成为坏蛋或无力者才更有说服力。于是我们看到了儿时恋人史提芬为了登上王位割去了她的翅膀,而众望所归的白马王子低头深吻结果不负众望,有一个可爱的乌鸦大叔之所以可爱还是因为朱莉救过他的命。也就是说,《沉睡魔咒》中的男性不再是传统性别角色的塑造,不再是“理智、坚强、见义勇为和英明果敢的英雄”,而变成了卑鄙、无能、见利忘义的小人。
  王子的“真爱之吻”失效已然极具颠覆性,然而《沉睡魔咒》没能停止颠覆的脚步。玛琳菲森是不再沉默的“坏女人”,不止在开始演绎自己的故事,更在于她掌握故事的全局。她看着沉睡的公主,献出充满爱心的吻,公主醒了。女人不再依靠男人,也无需“等待男性拯救”,她们可以自己拯救自己,她们都不再沉默。
 
 
来源:北京青年报





Copyright ©2017    明星资讯网(www.mxzxw.net)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LingCms 版权所有 © 2005-2017 Lingd.Net.粤ICP备16125321号 -4



备案/许可证编号:蜀ICP备10003234号